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章 魔鬼
    -

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!”

     面对闯进来的不速之客,吴国豪瞪着他的浓眉大眼,霍地一声从宽大的老板椅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 吴校长的身高近二米,一副堪称虎背熊腰的雄壮身材,如果不是身上的西服十分精致,特别是闪闪发亮的金扣子,王维绝对会认为这是一位商界大老板,而不是大学校长。

     “我?先不急谈我,不如先谈谈你吧。”

     王维漫不经心的扫视着这间校长室的一切,同时礼貌的把门轻轻带上,并且锁紧,锁扣发出嗒的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 “我可没有和陌生人谈心的习惯,你最好马上给我离开,否则我就要叫警卫了。”

     吴校长一边死死盯着这个身材高大的黑发青年,看着对方那如同刀锋一样锐利的侧脸线庞,手移向了电话。

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绝对不会那样做。”

     啪!

     王维淡淡的说着,从夹克内衬口袋里掏出警员证扔到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 在吴校长拿起警员证辨证真伪的时候,王维的双眼已经扫描完了这个房间每一个细节,许多破碎线索交错起来,得到了校长的大部资料。

     从进门到现在,时间过去不到十秒。

     王维大脑里的所有神经元都被调动起来忙碌的工作,一条条由神经元细胞组成的神经纤维,像血管一样涨缩、像心脏那样跳动着……

     这一刻,王维的大脑,就像一台CPU达到了最高稳定频率程度的超级计算机,他有那么一种错觉……

     我就是一切!

     吴校长看了警员证4秒的时候,但对于王维来说,就仿佛过了4个小时,这是认知能力差距导致的极大偏差。非要解释这种差距的话,那么应该从信息接收速度与理解分析方面入手,结合发射源体、传播介质、接收终端之间的相互关系来解释。

     众所周知的是,声音在大气内和外太空的传播速度不一样,光线在高密物质里和寒冷太空中的传播速度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 普通人从眼睛接收到各种各样的信息,然后转换成脑海里的数据再进行分析的过程,就像一群普通人在高速公路上慢慢的朝着几千公里外目的走啊走。而王维,则是开着他的F1赛车嗖的一声,以180迈的时速在普通人身边呼啸而过,只卷起留下一篷灰尘和汽车尾气。

     这就是——超脑模式!

     综合王维现在记忆区域里存储的所有记忆,再对现在观察到的信息进行分析。

     从一个桌面上的坦克模型,从它的涂装颜色和冷酷线条,从房间的设计格调,王维可以从中分析出拥有者个人爱好、性格等相关联信息。

     而这些相关信息加入他的记忆资料库后,又会成为他推算下一步的基础,比如从个人爱好与性格,可以推断出他平时会去什么样的地方进食、娱乐、学习、运动……只要计算能力够强,只需要很少的信息就可以推算出很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 “你又不是军校的校长,办公桌上摆放一架军坦模型是不太合适的,屋子整体结构也是黑红这两种严肃颜色……吴校长,你为什么没能进入军队?是因为外在的因素无法进入,还是身体有隐疾?”

     王维看似不经意的话,却能够让吴校长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起来,这种反应就好像含羞草被人故意的触碰到了敏感的地点,他被戳到了心灵深处深深埋藏的一片久远痛楚记忆。

     王维觉得还不够,他拿起了桌子上的军坦,仔细打量着它,口中说道:“虎式重型坦克,二战中最著名、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坦克之一,从1942年下半年服役起至1945年德国投降为止,它一直活跃于战场第一线,德军乘员之间称其为“无敌坦克”,虎式坦克在战争中击毁了大量的盟军坦克和其它装备,在对手心中树立了不可战胜的神话、留下了威力巨大的深刻印象。这使它成为所有盟军坦克危险的对手,凡是在战斗中能够击毁或击伤虎式坦克致其被遗弃的盟军坦克,人们都会尊称其为驯虎者。”

     说着,王维放下了坦克,走到了吴国豪的面前,距离他只有两个巴掌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 王维举起右手,食指与拇指轻轻摩擦着。

     一缕烟。

     渐渐从指肚间飘起。

     一缕火苗。

     渐渐从指肚间燃起。

 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你因为什么原因,但从这架坦克的选择上,我猜,你很渴望拥有不平凡的力量?”

     王维说着,两根手指打了个响指,一团拳头大的火焰静静悬浮在半空中燃烧。

     然后,他的右手猛地握成拳,在吴校长因震惊刹那放大的瞳孔里,又倒映出一个被透明冰块包裹着的拳头。

     王维轻笑:“在这个世界,在平凡的世界表面下,有着许多超凡生物,他们是人类,又不完全是人类,他们是基因工程学神话的产物。而我,是其中的佼佼者,拥有着神话里神灵才拥有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 吴校长深吸一口气,能够坐到他这个位置,心计城府不可谓不深,他慢慢的、一字一句的重重说道:“我明白,你是异种,虽然平民们大部分只知道世界上是有一些怪物,但它们是存在,你不是我看见过的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 王维点头,他在公墓公路电线杆处拦截的几兆数据里,恰好有相关的信息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如果我能够赐予你这种能力,你愿意为我效力吗?”

     王维绕过了吴校长,坐到了他的老板椅上,双腿一蹬桌子边缘,然后椅子向后滑动,抵在了书架上,他的一双修健长腿正好架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 王维随后从身后书架抽了一本精装小册,慢慢的阅读着、浏览着、等候着。

 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起来,静得能够仅能够听得吴校长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,无疑他正在进行强烈的心理挣扎。

     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了,王维觉得如果对方不答应,那么他就只能用一些强硬、并且不需要别人答应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 他是脑虫文明的继承者,同时也继承了它们的天性,暴力摧毁一切对于脑虫来说永远是最后的压箱底手段。

     在相对和平的脑虫文明高速发展时期,曾经掀起过一波“位面交易热潮”,位面这个词,是它们在一些比较特殊的世界学到的,词意和异空间相近。

     交易,交易的不是物质,而是灵魂,那段时间里,脑虫们披上一张张或者美丽无比、或者丑陋可怕、或者雄壮威武的外皮,以种种欲望为引诱,换取其他生物的灵魂。

     在那个多元宇宙里,脑虫们有着统一的外号——魔鬼!

     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