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十章 数码
    -

     王维的手指轻触智能机,精神力渗进了电子设备中,它被转换成了计算机最基础的0和1数码,然后编译成拉丁字母,精神力穿梭在广宽的网络海洋里,他仿佛进入了一个介于二维和三维之间的数码世界。

     到处都是不可言状的、被认知具现成为一串串飞驰的无数0和1发光体,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空间,它在被王维以前身的记忆观察到时,就以他所能够认知的形态展现在他的“眼前”。

     找到搜索引擎,将自己想要搜索的信息输入到其中,这个过程被思维自我具现在网络数据空间里后,形成了非常奇妙的一幕。

     目前王维眼里无边无际的网络数据空间,宽广得像是整整一个星系、一个宇宙。但事实上,它在王维身处的三维世界里,只是一处薄薄的1.5毫米、16:9比例的9寸屏智能机所占据的空间。

     只不过在这里一切都以光速能量的速度进行着交换运动,当王维把自己相要搜索的信息输入了搜索引擎之后,就像把货物装到了集装箱,然后搜索引擎宛如一个货运公司,它派出了“船只”(数据包),驶离了“码头”(智能机)。

     船只以电磁波的信息放射到最近的通信塔,然后以亚光速进行信息来回传递,在大洋彼岸的货运公司接收了这艘通过“安检”的船只的货物,并且将相应的货物送了回去。

     等候在网络数据空间里的王维,拆开了回馈的数据包,瞬间用WSOLO编码解码了这个数据包,得到了大约总的近十七兆的文字、图像、影音资料。

     现在,王维知道了网络上,除了一些需要密码之外的地方,但凡搜索引擎能搜到的、有关于WSOLO的所有资料数据。

     从王维手指轻触到智能机屏幕,再到手指离开,在三维的世界里,只渡过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。

     “有趣!有趣!有趣极了!!!”

     “WSO,原来是‘世界安全组织’的简称,一个凌驾于单独国家的庞然大物,看来二十多年,这个世界的变化是完全天翻地覆。”

     王维轻笑一声,把智能机重新卷成团,放回车内抽屉,然后开动了这辆黑色商务车。

     他的家族有着特殊标识,相当于一套秘密编码,只要能够解读,无论身处何方都能够迅速找到家族在当地城市的总部所在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吴萧根本不敢想象当自己回到CID时,会遇到些什么,但她还是得回去。

     一名特殊刑警牺牲并不是小事,紧急会议再次于CID大楼的地下负一F举行。

     吴萧把王维的话原封不动的全部描述了出来,当然,她身上的设备也早记录了这一切。

     会议室里,十几人都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 陈凯的疲倦声音打破沉静,他深深吐出了一口气,看着吴萧,看着这个他一直颇为欣赏的年轻女警员,可她现在有麻烦了。

     如果是其他警员因公牺牲也就算了,但梁不凡背后代表的是一个能量不弱的家族。

     “小吴,去准备一下,后天准备北上去WSO接受检测。”

     “队长!”

     陈凯在众人意料之内,因为吴萧的父母就曾经是陈凯的战友,这位年轻女警员自从十六岁那年,就是在他的照看下成长。

     其他人想要说什么,陈凯提前挥了挥手,压了一下,制止了他们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 “我已经决定了,你们还是一起多想想,要怎么处理那个‘核弹’吧。”

     陈凯是名合格的队长,该****时****,该压榨下属的智体时就压榨。

     “异种都是不安定的,我们必须找到办法杜绝他的威胁性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们应该先找几名拆弹专家,核弹可不是什么普通玩具。”

     “我怀疑目标实力恐怕要在三级以上,应该向上级申请指派‘清除者’下来协助处理此事。”

     “赞同,毕竟我们虽然配备了电浆武器,但面对一些能力诡异特殊的异种,就算是三级的……”

     最后一人的欲言又止,让这里的人都陷入沉默里,回想起十几年前的一桩事故。

     一名异种,三级异种,起初只是被监控,并不受重视,直到有一天。

     他的能力爆发了,是病源体,一种僵尸病,在一个深夜里,他身体爆成无数僵尸虫,六个街区几十万人通通在那一场僵尸病中牺牲。

     而吴萧的父母双亲,也正是牺牲在那一场可怕的灾难里。

     虽然只有三级,但在合适的地点时间与环境,能够制造出不逊色于五级异种造成的破坏效果。

     基于种种考虑,陈凯点了点头,总结了属下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 “小吴,你金一起填好你的申请资料,然后金,你去给上面传真资料,我正好一起申请了。”

     陈凯拔通了位于这个国家首都的WSO分部的电话。

 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吴萧跟着助理金走到了外面走廊,顺手脱下外套,却在玻璃镜上,看到了自己衣服胸口处有个地方鼓了一个小小凸点。

     是什么?

     吴萧在一个无人拐角,把手伸进胳膊附近下面的胸口边,抓出了一只小家伙。

     一条绿豆大小的虫!

     吴萧脸色很难看,食指与拇指一捻,结束了这个可怜小生命的生命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 开车在明珠市往郊外的路上,一辆黑色商务车里的黑发青年突然吡牙咧嘴了那么一下。

     王维掏了掏耳朵,掏出了一只绿豆大小的黑色圆甲虫,不过它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 正仔细倾听着各种有趣秘密时,突然被狠狠扇了一巴掌,这可不算好事。

     在了解到生物大脑的脑电波脉冲是精神力的基态后,王维综合前身那庞大的生物知识,要制造一只“分身”小虫子并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 它有着普通小虫子应有的本事,在王维当时紧搂住吴萧时,他并非在占便宜,则是借机把这只小背心塞进她的衣服里,这样它就能够悄无声息的紧紧攀附在吴萧的身体衣服里。

     然后吴萧一点儿也没有察觉的把它带回了CID大楼,它接收到的声音全部转化成了一个位于特殊频道的加密电磁波,只要附近数百米内有连接着无线电网络的电子设备,这些声音消息转化成的电磁波,就能够被远在百里外的王维耳朵的另一种小虫子接收到,转换成语音信息返馈主人。

     “WSO、世界安全组织、清除者、对付异种……天网科技、生物研究、神话计划、异种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既不是变种人,也不是异种人,人类把他们的神话计划产物叫做异种,这个明显带着排外意的词语,看来人类已经失去对神话计划的控制了……虽然看似无关要紧的称呼,但当上升到新旧文明间的战争时,它会把同源而出的两支生物族群,通过每一次这样的称呼传播,将彼此隔离得更加疏远。”

     王维把黑色小虫子弹出窗外,看似不起眼的称呼,只要有心,也能够关联出许多重要线索。

     假如他不曾诞生,那么这个世界会因为这两支族群的争斗,很快就陷入水深火热的残酷战争中。

     而事实是,他诞生了,那么一切就都会因他这双蝴蝶翅膀而变化……

     -